姜碧簪

值得钦佩 允许谒见

猪猪先生

一辆甜车。
链接打不开的小可爱记得私聊我!





蔡徐坤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是被人给暗恋了。

单要是这样,那也还没啥,毕竟他年方二十一枝花,长得那是相当俊俏。村头里各个小姑娘,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几乎全都做过关于他的春梦。

但是…

他扔下劈好的柴禾,看着木桌上还冒着热气儿的突然出现的饭菜,陷入了沉思。

难不成是村东头的豆腐西施?他夹起一筷子鸡蛋,扔进嘴里嚼了几下——没味。太有失水准了,不可能,pass掉。

或许是隔壁王财主的小女儿?他盯着桌子上可怜的几缕肉丝——财主的女儿,怎么可能连块肉都不舍得放?这个也不可能。

那么就是和他从小吵到大的欢喜冤家?呵呵,别说做饭了,让她拿个刀都很可能切到手指头。

……

时间慢慢的过去,陷入沉思的蔡徐坤丝毫没有发现,眼前色香味均不在线的饭菜已经缓缓的冷却了。而这时,身后传来小香猪的哼哼声。

这可不是只普通的猪,这猪大有名堂。

蔡徐坤虽说存着少年郎的顽劣心思,但其实还是挺虔诚的。这猪据他说是在一所年久失修的寺庙里祭拜时发现的,被如来佛祖的金像托举在手心里面,当时已经奄奄一息了。

蔡徐坤赶忙轻轻踮脚,把那个看似瘦弱的小东西抱到怀里,两手抓了抓他柔软的肚皮,却意外的听到他呼噜呼噜的叫声。

好家伙,还挺沉。蔡徐坤想。

从此蔡徐坤的瓦房里就住下了小香猪。他给他起名叫正正,正正看上去可怜幼小,但是很能吃,每天窝在小蒲团里,到了饭点就哼哼唧唧的叫两声。

“饿了吗?来,今天给你吃好东西。”

蔡徐坤蹲下身子,拽住正正的两只小前腿,一下子把它扯了起来,看着它两条后爪胡乱的在空中扑腾。

他把面前的几盘菜往正正身前一推,用慈爱的眼光注视着他的小猪。

但是正正好像并不领情,它从鼻孔里呼哧着喷出两股热气,挣扎着离开了他家主子的怀抱,硬生生跳下了好几十厘米高的土炕,然后一瘸一拐的缩回了窝里。

欸?不应该啊?怎么今天连饭都不吃了?莫不是春天到了,正正发情了?

蔡徐坤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此后一连三天,每当蔡徐坤回家,总会看到热气腾腾的饭菜,而且味道一天比一天好,种类也一天比一天多。

到底是谁对我这么一往情深呢?为了破解这个世纪难题,蔡徐坤留了个心眼,在这天清晨,背上砍柴的筐,状似无意的虚掩上了门,然后悄咪咪的转到后窗,把纸糊的窗户捅破了一个小孔,蹲在稻草堆里很是猥琐的往里面瞅。

“我永远感谢我旺盛的好奇心。”我们仍记得蔡徐坤大婚那天,激动的新郎他本人如是说道。

现实永远神秘莫测。

蔡徐坤觉得他最近可能太飘了。

他居然看到自己的小猪举起两只前爪,扒着他砌起的小窝围栏上的瓦片,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这还不算,接着他就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水汽,顺着那个小孔争先恐后的揉进他的眼睛里,屋内的景致朦胧一片。

他因刺痛而低头揉了揉眼睛,甫一抬眼,就看到了梦幻的一幕。

因为他的视线一直聚焦在低处,他看到一双瓷白的小脚,扭捏的揪在他家正正的小蒲团上。



https://shimo.im/docs/8gMd49Wg2xIBH7ov 


石墨文档打不开戳这个:http://pianke.me/version4.0/weixin02/wxshare.php#!/article/5b165cdf257be97643e08ebc

评论(228)

热度(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