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碧簪

值得钦佩 允许谒见

饲主番外1 相性100问(下)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野性而贫穷的酸奶 感谢这位老阿姨的友情出演。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坤:干嘛问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
正:我不会一直受下去的,毕竟我现在不是一个单纯的omega了,大家,我早晚会反攻的!
簪:朱正廷你假剧透了,快收回你的话
坤&正:(嫌弃)不是换mc了吗?怎么还是你?
簪:我tm…我这不正要给你们介绍呢吗!
酸奶:大家好,我叫酸奶,后50问由我来主持了,请大家多多指教!
坤&正:(友善握手)你好你好!
簪:(骄傲)这是我老婆啊!可爱吧!
坤:(小声逼逼)这姑娘怕不是眼瞎吧,能看上姜碧簪
正:我附议
簪:(哭着摔门而出)
酸奶:诶?这个这个…簪簪?
坤&正:(和善)不用管那个戏精,我们继续吧
酸奶:我怎么突然…后背发凉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坤:我作为一个强大的alpha,这还用问吗?
正:我也想问,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明明我那么攻!
酸奶:看来正正和正文里一样,也是心比天高…嗯,挺好的,有志气是好事。
坤:你很有眼光,我就恩准你叫正正了!
酸奶:那可真是荣幸
正:(摔门而出)
坤:(惶恐)稍等一下我把我老婆哄回来
酸奶:(内心OS:这门还挺结实)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坤:满意极了
正:(被坤搂在怀里)还好吧…我…
酸奶:很好,我吃下这波狗粮

54 初次H的地点?
坤:在我万千私人别墅其中之一的一间屋子里的床上
正:哦,我只想一把火烧了那栋别墅
坤:(咬耳垂)这么有纪念意义的地方,怎么能说烧就烧呢?
酸奶:你们两个…我这么一大只在这里难道是摆设吗?
正:(红着脸跳到座位上)抱歉抱歉!

55 当时的感觉?
坤:那是我第一次尝到那么甜的omega
正:等等蔡徐坤,你还尝过别的?
(鸦雀无声)
酸奶:(摔题单)哇蔡徐坤你这个渣男!
坤:我就标记过他一个!我不是我没有!
正:(生气)以前就算了,蔡徐坤,以后你要是敢,我腿给你拧断!
坤:母老虎啊这是
正:(拽坤衣服)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坤:(超怂)我说我爱你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坤:他在那啥期嘛不是,所以就,动作和表情都像是在邀请我,让人非常想吃掉
正:完全忘记了,反正没什么好印象
坤:我那么帅,你没有怦然心动吗?
正:你再这么没有自知之明,你晚上就睡沙发吧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坤:我想想…好像是问他玩的开心吗?毕竟他当时想逃跑来着,当然最后失败了
正:不记得了…我吓都要吓死了!怎么会记这种东西!
酸奶:悄咪咪说一句,其实我当时…看得还挺爽的…
正:exm?好的你和姜碧簪是一路货色,再见吧!
酸奶:不不不不不啊!我后来可是要她轻点虐你了的!我可心疼你了!
正:哼,我不会信你们的鬼话了!
坤:(抱正)这个世界,你只相信我就可以了
酸奶:(敲黑板)典型尬撩,各位都不要学他,谢谢

58 每星期H的次数?
坤:容我算算哦…工作日一天两次,周末一天三次,一周就是十六次
正:你要是一周只有十六次,我就真的谢天谢地了!
酸奶:(笔吓掉)这么…可怕的吗?
坤:有的时候晚上完事了就累了,懒得拔出来的话,第二天早上就会…这是人之常情吧我觉得
正:(害羞捂脸)你给我住嘴啊!
酸奶:(感叹)年轻人…体力真好啊…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坤:嘿嘿嘿,我…(盯正)
正:你个变态别看我!我希望一次都没有!对!
坤:(吻腺体)那你要是,情期到了怎么办?
正:(缩脖子)我…我和你融合以后,我还会怕这个吗?
酸奶:等等,融合?这是剧透吗?不要停!我想听!
坤&正:你想听我们就讲吗?门都没有!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坤:其实我觉得正正接受能力不是很好,每次也就那几种姿势能好点,不然就得在床上躺个半天没法下床
正:蔡徐坤你过分了啊!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哪种姿势你没在我身上试过?美其名曰找一个最契合的姿势,结果呢?结果呢?你上次直接给我请了一周假,我就真的只能在床上躺了一周啊!
坤:嗯?那次不是你反攻失败以后的惩罚吗?
正:(羞愤)你给我滚开!
酸奶:(正色)蔡徐坤你少折腾点正正啊,我看他最近黑眼圈都出来了!
坤:你有所不知,他…每次在床上他都比我还热情,上次被我干晕前一刻还叫我再快点呢(意犹未尽状)
正:(大喊)蔡徐坤!你这周别想上我的床了!
坤:(吻正额头)再商量商量?
正:(脸红)我…我…
酸奶:(目瞪口呆)我可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坤:这个…我的小兄弟吧?每次看到正正就会自动站起来和他打招呼了
酸奶:行吧,你这个黄腔开的还真是不 露 痕 迹啊
正:腰!我受不了真的!但自从他知道了以后!每次都故意摩挲我的腰,还…还逼我叫一些不好的称谓…
坤:你当时叫我不要停的啊?我怎么敢忤逆你呢?
酸奶:很好,不过我现在要叫停你了!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坤:(盯正)这个吧,脱光以后他处处都是敏感点,说起来也奇怪了,明明我都那么努力让他适应了,他每次还是会害羞,宛如处子一样,我一碰基本耳朵就红了
正:(脸红)这个…不能说!
酸奶:你就不能像坤坤一样,耿直一点吗?
正:不能!!他那是老变态!我和他可不一样!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坤:小妖精
正:这是一句话吗?这是一个词!
坤:(绞尽脑汁)水蜜桃味的小妖精
正:那我可不光是水蜜桃味
酸奶:你们又在打什么哑谜?
正:所有你想知道的,抱歉我们都不会告诉你!(笑)
(酸奶拒绝cue流程了一段时间)
正:(自觉对镜头)他就是,温柔而粗暴
坤:不行这个我要解释一下,我真的不是人格分裂,我是在该温柔的时候温柔,该粗暴的时候粗暴
正:行了你不用说了,欲盖弥彰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正:(拿题单看问题)我觉得接下来全是重灾区啊,蔡徐坤你很危险,懂吗
坤:你这样偶尔一攻,更有反差萌,让我…
正:给我闭嘴!
坤:(真·闭嘴)
(酸奶推门而入)
酸奶:你们进行到哪儿了?是不是快要答完了?
坤&正:(沉默)
酸奶:我从未采访过像你们这么不务正业的人!
正:这不是你的第一次采访吗?
酸奶:这个…我…快答题不要扯开话题!
坤:喜欢
正:喜欢
酸奶:突然这么简洁我还有点不适应?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坤:一般…书桌上或者是床上
正:你还敢说书桌?你第一次把我摁在书桌上弄,还让我正对着落地窗那次?
坤:你不知道,当时你因为紧张,咬的我可紧了,我才食髓知味的嘛
正:呵,好啊,你今晚别想让我伺候你的小兄弟了,给我滚到书桌上去睡!
酸奶:等等,你俩刚才在说什么,我怕不是耳聋了?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坤:一间全是镜子的房间
正:你想也不要想!不可能的!
酸奶:那正正你有…
正:(打断)没有滚!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坤:前中后
正:拜托你下次事后清理做干净一点!不然我真的很难受啊!
坤:我以为顶到腔里就不会再流出来了,谁知道…(后期做了消音)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坤:提前会约定做几次
正:本来说的好好的,结果一动真章就不是这样的了!说什么我叫的不好听,或者是没喊他…emmmm…你知道的,就随意乱加次数!
酸奶:(兴奋)其实我不知道!你可以说一说
坤:不说也行,晚上叫给我听
正:你今晚睡书桌!我不会动摇的!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坤:破题!我拒绝回答!
正:破题!我拒绝回答!

70 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坤:我原来是赞同的
正:现在?
坤:(严肃)也是赞同的
正:你给我滚!不要脸!
酸奶:那正正你呢?
正:我怎么可能赞同啊!我深受其害!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坤:开玩笑,我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正:嗯你确实不会,因为你就是那个暴徒
坤:呃…我…
酸奶:快道歉啊蔡徐坤
坤:(盯正)没事,我有特 殊 的道歉方法
正:混蛋!我真的希望暴徒赶紧强奸他!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坤:他被我做晕了或者带着哭腔有气无力的靠在我肩上说好累的话,会有点不忍心的
正:但你哪次放过我了?禽兽,还敢说这个!我吧…我基本都不太…不太好意思
坤:你撩的那是!你靠就靠吧,你拿舌头舔我脖子干什么?这样我再不吃了你我就不是个男人了吧?
酸奶:(审视的目光)正正你?
正:不是的!那是意外!我没有!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坤:我哪有这种好朋友
正:答应他!
坤:(挑眉)嗯?
正:我气死你!谁让你不让我在上面!
坤:宝贝儿,他也不一定就让你在上面啊?你在想什么?
正:我他妈…
酸奶:我总觉得蔡徐坤迟早要完
正:你的感觉是准确的,他惨了真的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坤:原先我是不知道的,但我看到正正的反应以后,我就知道了,我长于此道
正:我擅不擅长…有用吗?每次都是直接被他顶射了!我哪有机会去提高我的技术!
坤:(皱眉)不,不是的,你还是有提高的,至少现在不会被我搞到失禁了
正:蔡徐坤!!
酸奶:这个话题请继续!不要停谢谢!

75 那么对方呢?
坤:他的叫声很甜
正:我觉得有的时候,对受方来讲…技术好并不是一件好事!
酸奶:蔡徐坤,为什么你,一直对于叫声有莫名其妙的执念?
坤:助兴,使我更兴奋,使我们彼此快乐
正:你别放罗圈屁了!快滚!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坤:叫我老公,然后说他还要
正:说他今天只做一次!
坤:我又不是没说过
正:那你倒是执行啊!变态!魔鬼!
坤:(委屈)我执行了啊!我甚至还超额完成了任务!你不夸奖我也就罢了,你还来骂我…
正:(恼怒)我要和他分手!
酸奶:小夫妻床头吵架…
坤:床头就能合,不用我从床头做到床尾他才服软
酸奶:我不是这个意思!!!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坤:失神流泪,眼泛桃花
正:(害羞)其实喜欢他皱眉干我的样子…感觉像在对待他的工作一样,很认真
酸奶:你这么说,我突然有了画面感…

78 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坤&正:现在觉得不可以了
酸奶:我头一次听到你们这么一致
坤:你头秃的记性都不好了,你回头看看64和69?
酸奶:为什么无辜的我会被你们伤害?我明明这么可爱!
正:十八线无名mc蹭热度,请后期把这块剪掉
后期:姜碧簪不让我剪,我迫于淫威…

79 您对SM有兴趣吗?
坤:嘿嘿,不仅有…
正:蔡徐坤我要气到发抖了!
坤:那次你真的很迷人
酸奶:是什么!!我要听!
坤:在发情期的时候把他悬空绑在天花板上,用鞭子轻轻的…(被正正捂嘴)
正:你看看我都过着些什么生不如死的日子
酸奶:如果我的学没白上,这个应该叫欲仙欲死(正色)
正:哦,我祝你头秃一世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坤:他就从来没索求过,不过,并不重要啊?只要我索求他…
正:那我真是谢天谢地!佛祖保佑我能多活几年,不会在床上被他玩死
酸奶:(突然)正正,你有没有想过,这种情况很可能是…
正:哦!他不行了!(大笑)
坤:(阴沉)你们两个,是时候感受一下来自alpha的威压了吧?
酸奶:(看题单)快,我们快点进入到下一个问题

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坤:(瞬间乖巧)
正:(锤坤)
酸奶:这是一段…悲惨的过去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坤:他…很痛苦
正:哦原来你还知道啊!只顾着你自己爽,我都快碎了!
坤:(小声)快点跳过这道题
酸奶:(笑嘻嘻)来正正,不舒服就说出来,抨击渣男人人有责!
正:你真是唯恐天下不乱,活该头秃
酸奶:???我明明是在帮你啊!

88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坤:正正什么样,我的理想型就是什么样
正:和蔡徐坤截然相反
酸奶:所以你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被蔡徐坤眼神吓退)
正:有时候两个人在一起吧,就是要互相包容,毕竟我们已经浪费过这么久了
酸奶:不行!我回去要拿枪逼问姜碧簪后面到底是个什么剧情!什么浪费这么久!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坤&正:嗯
酸奶:搞得我都想说你们是模范夫妻了
正:(警觉)谁是夫谁是妻说清楚点!
酸奶:(改口)模范夫夫,夫夫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坤:该用的都用过了
正:不该用的你就没用过吗!
酸奶:那么是什么样的小道具呢?
坤:(瞥一眼)题单上没有这个问题吧?
酸奶:我这…我这不是为了观众谋福利呢吗!
坤:请他们去成人用品店逛一圈,里面有什么我们就用过什么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坤:在…分化后第一次发情吧,当时没经验,不晓得要打抑制剂
正:性别分化的那天晚上
坤:当时不是我亲眼见证,还真是遗憾
正:(埋头)
坤:(自言自语)毕竟你是为了我分化的
酸奶:这波剧透信息量有点大,让我消化一下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坤&正:不是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里呢?
坤:只要他吻我,就是催情剂
正:额头
酸奶:有什么含义吗?
正:大概会给我一种安全感吧
坤:(身体力行)
酸奶:我还真是…没眼看!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里呢?
坤:造物主所赐予他的每一寸肌肤,我都想吻过无数遍
正:你太肉麻了,我不吃你这套!别以为这样就能逃避晚上睡书桌的命运!
酸奶:干得漂亮正正,早应该这样了
正:我不怎么喜欢亲他,对
坤:我也不舍得因为你的小嘴被堵住了而使我听不到你迷人的声音啊
酸奶:(兴奋)哪个小嘴
正:给我滚!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坤:挑逗他的敏感点
正:这绝对不可能取悦到我!谢谢!
酸奶:口嫌体正直
正:我…我想把姜碧簪叫回来!
坤:他害羞了,我帮他说,他每次在尝试着反攻因而特别主动的时候,都能极大的取悦我,对
酸奶:您还真是个变态哦
坤:(笑)谢谢夸奖

96 H时您会想些什么呢?
坤:想怎么让他更难受一点,然后哭给我看,求我干他
正:死变态!!我说你每次都…(声音渐渐减弱)
酸奶:什么什么?每次都什么?
坤:都故意不顶他的敏感点,让他的水越流越多,然后沾一点抹在他前面的小东西上
酸奶:不行蔡徐坤,你这话太骚了,会被屏蔽的
正:(羞愤)不管我以前在想什么,但现在我决定了,以后我和蔡徐坤这个变态,不存在性生活了!
坤:坚持不到七天就投降了的话,以后就要乖乖听我的
正:三天!
坤:(笑)好,听你的,三天

97 一晚H的次数是?
坤:看我心情
正:回忆这件事情令我太痛苦了!天知道我晕过去以后他又做了几次!
坤:你那不是晕,是舒服的失神了
正:你闭嘴!上次我故意装晕以后,我清楚的记得你又射了两次!
坤:你果然是装的,装得太不像了宝贝儿,你的牙都快把你的嘴唇咬破了,这么舒服都不叫出声,我能放过你吗?
正:我…
酸奶:(摸脸)哦!抱歉!我流鼻血了!我出去擦一下!
正:(疑惑)她都这么老了,还会和年轻人一样流鼻血?
坤:(思索)那真的只能证明…她太兴奋了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坤:有的时候我脱裤子就行了,极少数的时候正正也会拿牙帮我把皮带咬开,而且说实话,那双眼睛居然敢那么认真的盯着那条皮带看,就让我很不爽
正:我说我怎么没见到你穿一样的皮带过来!搞得我每次都得重新研究不一样的皮带的解法!
坤:这是惩罚
酸奶:(擦鼻血)哦这个男友力
正:你对男友力到底有什么误解!!他连衣服都不帮我脱!还男友力!你当他女朋友去吧!呸!我才不是他女友…我是他老公!
坤:这能怪我吗?每次我洗完澡,你都已经自觉主动的把你赤裸的身体包裹在被子里面了,我连见到那块原先裹住你身体的布的机会都没有?
正:你不会先洗澡吗!
坤:(点正额头)那你告诉我你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是穿着衣服的?
正:我…我穿浴袍啊!
坤:(舔唇)那也不错?我只消拽住浴袍的带子一扯,你就“玉体横陈”了
酸奶:停!!我仿佛听到了我的头发再度生长的声音!你们不能把一个纯洁的采访做成这样啊!!
坤:(摔题单)你告诉我这是纯洁的采访?
酸奶:(噤声)

99 对您而言H是?
坤:交流感情,解决欲望
正:禽兽的行径
坤:你在禽兽的手中愉快的呻吟着呢
正:(脸红)
酸奶:蔡徐坤,骚话训练营,了解一下?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坤:今晚,请大发慈悲的让我抚慰你受伤的心灵吧
正:你滚
酸奶:都最后一问了!你们正常一点,煽情一下!
坤:还好没有错过你
正:我现在不后悔活下来了,因为你
酸奶:(假笑)虽然不怎么能听懂,但我也是真情实感的在感动着呢,好的,希望我们坤廷夫夫今后永远幸福
酸奶:(小声逼逼)也希望我以后不要再接到这种采访内容
坤:(冷笑)好的,以后不会有人敢用你采访了
酸奶:我做错了什么??我就这么被封杀了?




小彩蛋:
事后,姜碧簪采访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无辜十八线受害mc。

簪:第一次当mc还愉快吗?
(可以看出,被采访人的心理状态极其不稳定,言行十分激动,我们不得已抚慰了很久这位老阿姨的受伤心灵)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酸奶:我的mc生涯,还未开始就已结束!他们怼我也就算了,连我所心爱的事业也不放过!
簪:淡定宝贝儿,那么我看过剪辑以后,发现正正曾多次提到,今晚要让坤坤睡书桌?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酸奶:(情绪亢奋)我怎么看…我怎么看?你信他的鬼话!也不知道从采访间出去就被摁在墙上亲了个腿软的家伙到底是谁!我看不是蔡徐坤今晚要睡沙发,是朱正廷他得在床上躺个一个月了!
簪:别太激动!多想想这个采访给你带来了什么正能量的东西?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酸奶:(下意识摸头)我感觉我可能长出了一些,新的头发?
簪:(仔细看)这是真的没有!你是不是产生幻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长头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如说我日更了!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酸奶:姜碧簪!!!
(由于现场过于混乱,我们不得不提前终止了这次采访)

评论(52)

热度(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