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碧簪

值得钦佩 允许谒见

饲主 10

*虐预警
*abo 蔡徐坤A/朱正廷O


你们期待的富贵上线了!我好爱他这个信息素随意转化的设定(不是
然后相性100问下里面剧透的融合,就是这个
老蔡到现在还是如此霸道…火葬场见吧那就



换季大概总是悄无声息的。

不过一个夜晚,春就苏醒了,睁开她的眼看向世间,世人为之惊艳,为之动容,为之热泪盈眶,于是柳叶抽条,桃花吐蕊,气温骤升。像是才打好线稿的画,忽然就被浓墨重彩的泼了颜料上去,叫你眼花缭乱,啧啧称奇。

蔡徐坤第一次发觉,抱着他活生生的爱人睡觉,居然是如此甜蜜的一件事情。以致于当他醒来后,被窗外迎春悄悄绽开的那抹鲜亮的黄撞击的头晕目眩了,却还是不自觉的微笑起来。

他翻了个身向身旁靠去,但那本应温热绵软的触感消失了,他抓了一把微凉的空气,自甜蜜中彻底清醒过来。

水蜜桃的气息过于厚重,夹杂着本不应如此浓烈的血腥味,唤醒了蔡徐坤的嗅觉。

他几乎是立刻想到了最坏的那种可能,于是顾不得被窝里残留着的余热,踉踉跄跄的翻身下床。

但当他冲进浴室,看到在一缸血水中静静飘浮着,苍白如云朵般的朱正廷的那一刻时,他还是五内如焚,不知所措了起来。

水蜜桃的味觉分子在这小小的空地里铺了好几层,是生命流逝的征兆。蔡徐坤仿佛又听到了昨夜,那片清新的雨后森林信息素浓郁得刺鼻,悲怆的呢喃着告别曲。

他最终还是抱起了朱正廷,在对方固执的守着身体已僵硬了许久的郑锐彬的时候。他轻声的,用他并不擅长的哄人手法安慰着他脆弱的爱人,仔仔细细的擦掉对方满手的血迹。

怀里的朱正廷梗着脖子,不肯降落在他的臂弯里,蔡徐坤几不可察的叹息了一声,温柔的摩挲过他的后颈,然后主动献上了他的胸膛。

他庆幸朱正廷没有在他的怀中停止哭泣,因为他不久就感受到对方的热泪,舔舐过他枕着的那片肌肤,几乎将他的心都融化了。

但无论怎么说,他当时那颗酸涩的心感受到的是真实的热度。

蔡徐坤小心翼翼的将朱正廷从那片红海里捕捞上来,眼见着血水迅速的弥漫上他洁白的衬衣,残酷而冰凉。

怀中的朱正廷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般,但他将所有浓烈的色彩与热全部施舍给了那一片幸运的水,于是将自己凝成一片冰凉苍白,纤尘不染的初雪。

但属于春日的温度太高了,蔡徐坤的怀抱也太烫了,雪在融化着。

蔡徐坤艰难的搅开那片浓郁的信息素,抱着朱正廷冲出了房间。








他是真的急红了眼,连在路上狠狠扇了他几个巴掌,然后得意洋洋的挂在他头上的柳絮都没来得及摘掉,就飞奔进了急救室。

他第一次以如此狼狈不堪的姿态示人,朱正廷的脉搏及其微弱,但逸散开来的水蜜桃甜香却没有因为这份虚弱而有任何消减的趋势,对方迅速流逝的生命叫他心生不安。

直到年迈而和蔼的医生将朱正廷接过,蔡徐坤的怀抱变得空落落的时候,他才发觉自己的双臂颤抖如筛糠,心脏也要不受控制的钻出胸膛。

他没有发现,面前有一双眼,正带着点好奇而窥探着他和朱正廷。

跟在老医生后面的黄明昊,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次见到了朱正廷。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眼看着就要化掉了的omega,全身上下充斥着对他来讲是致命的诱惑力。

他刚分化不久,还无法灵活控制的身体情不自禁的逸出了檀香本体信息素,而这种沉静的气息又叫他镇定下来,不至于恍惚失神。

蔡徐坤也在这繁杂的气息间,嗅到了黄明昊带有敌意的味道,他抬起头,看着面前一个还稍显稚嫩的男孩向他走来,用与他这个年纪毫不相符的毒辣语言,一针见血的点出了他的痛处:“他不是你的omega吧?”

蔡徐坤本想无视掉他无厘头的发问,但对方却存心要吸引他的注意力一般,再次开口:“照他现在的状态,失血过多,如果不尽快输血,最好的结果就是变成植物人。但你并不是他的alpha,这个成功率……”

黄明昊没忽略掉蔡徐坤渐渐蹙紧的眉头,于是那些顽劣的心思全都一股脑钻了上来,他从中挑了一个最有趣的,就要扔给这个六神无主的男人。

“他的alpha,是雨后森林的信息素吧,和你完全不是一挂的,而且他,”黄明昊努了努嘴,指着已在急救室躺了几分钟的朱正廷,“他根本不接受你的味道吧。”

他抢在蔡徐坤辩驳以前,把他张扬逸散着的信息素拢了起来,然后酝酿了几秒,再次缓缓地释放出去。

蔡徐坤惊异的发觉,料想中的檀香气味并没有出现,他所能嗅到的,属于黄明昊目前的信息素,是如郑锐彬一般纯粹的雨后森林气息。

“很奇怪是不是?但现在容不得你想这些了。”

黄明昊让雨后森林的清新香气更加迅速的扩散到四周,带着点胜利者般的狡黠,向着蔡徐坤步步紧逼。

“他很迷人,我想我也有追逐爱情的权利,而且我现在明显,比你更合适。”黄明昊友好地拍了拍蔡徐坤的肩,持续对他发出直击心灵的拷问:“你爱他吗?你想见他在不到一半的成功率下痛苦的煎熬,还是想让他平平安安的活下来?”

“虽然那样他就会成为我的omega,但是…”黄明昊得了便宜还卖乖,语气神态及其欠揍,“我会对他好的,我想任何一个得到了他的alpha,都不会忍心伤害他的。”

“做个决定吧。”他低头瞄了一眼挂号单上的名字,然后在不可思议的怀疑目光下接了后半句,“蔡徐坤?先生。”

蔡徐坤升腾的怒气几乎让他想一拳撂倒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他下意识的要拒绝,却在话语脱口而出的前一刻想到了刚才见朱正廷的最后一眼。

在这断断续续将近半年的日子里,他见过朱正廷太多种样子,鲜活笑着的,懵懵懂懂的,惊恐害怕的,无助脆弱的,甚至是伤心绝望的,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朱正廷,苍白无力,躺在他怀中如同睡美人一般,却不被他的吻所唤醒。

惩罚过他后就想着要从他的世界中永久的消失,然后任他一个人被懊悔痛苦鞭挞,任他一个人怅然若失,任他一个人咀嚼不被接纳的忏悔。

蔡徐坤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的头颅如千斤重,沉沉坠下再抬起,又恢复了那种独有的那种王者气概,他的手臂搭上黄明昊的肩,一字一句说道:“我要他好好活着。”

黄明昊是真的诧怪于蔡徐坤的答案了,他那点浅显的印象里,和外界传言出来的东西,让他把蔡徐坤定位成一个从不会顾虑他人的人,他不曾想过有这么一天,蔡徐坤也会为别人考虑,也会放弃自己的私欲,也可以不以自我为中心。

他对朱正廷更加好奇了。

但现在的形势确实不容耽搁,他抓过蔡徐坤的手向输血室走去,断断续续解释着事情的真相。

“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他的血液里有你0.4%的浓度,聊胜于无。而我的信息素本体是檀香,就算我能幻化成再多种的信息素气味,也毫无意义。”

黄明昊在输血室前站定,又恢复了那种顽皮放肆的张扬笑意,他直接抛了战书下去:“用你的意志力唤醒他的求生欲,等他醒过来,我们公平竞争。”

他再次放出了信息素,这次是属于蔡徐坤的海洋气息,而蔡徐坤也毫不客气的用更胜一筹的浓度顶撞了回去。

相比郑锐彬,蔡徐坤是真的还没将黄明昊放进眼里。









输血量越大,成功率越高,蔡徐坤几乎贡献出了他体内三分之二的鲜血,直到他要摇摇欲坠的昏迷过去,医生才得以终止了他这种自我毁灭式的奉献行为。

他因失血过多而头脑昏沉,难得有一次与朱正廷感同身受。那个眼睁睁看着生命从体内流逝却不做挣扎的朱正廷,几乎是完全放弃了生的希望。

他想起刚才医生叮嘱过他的话。

“过程很痛苦,而且如果对方不接纳你的血液,那么一切的尝试都是毫无意义的。病人的求生意志很薄弱,他能想到浸在水里防止血液凝固,基本是做了必死的准备。他是你的omega,所以你要给予他希望。”

他的omega,对啊,这个脆弱如琉璃般卧在病床上,正与他的血液互相交融的,生死未卜的朱正廷,已经完全属于他了。

他静悄悄的靠上前去,用一双眼贪婪的扫过朱正廷被和煦阳光照耀的熠熠生辉的每一寸肌肤,他牵过他的手,那是一种诡异的温度。

对方的手背被阳光烘烤得滚烫,而手心却蔓延着无穷无尽的冰凉。

他把信息素放柔,丝丝缕缕的缠绕过朱正廷的周身,他能感受到对方现在所承受着的巨大痛苦——从朱正廷痉挛着的手掌里。

他易主了的血液叫他与朱正廷心意相通,如同也把那种痛经历了一遍,浑身是化不开的沉郁压抑。

他一根根捋过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指,希望十指连心这种感觉真正的存在。他没机会失败,也不允许自己失败。

“朱正廷,快点给我醒过来,你还没把我加诸给你的一件件还回来就想去死,我不允许。”

评论(231)

热度(1281)

  1. 考研顺利2020姜碧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