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碧簪

值得钦佩 允许谒见

饲主 11

*虐预警
*abo 蔡徐坤A/朱正廷O


说好的加更,希望我加更了,你们快乐的同时,掉落评论使我也变得快乐。
五一快乐!
我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日饲主能打上权贵的tag。
因为坤廷真的没法甜…所以权贵先甜一甜哈哈哈哈
我真的不是在写小甜饼!




朱正廷从未做过一个比这更长的梦了。

如墨般漆黑的大鸟将闪着金光的钥匙递进他鲜血淋漓的掌心,把他带往一片白茫茫的混沌尽头。

他拨开浓重的雾,才领略到世外桃源的滋味。盘根错节的树扎在两旁,让出一条笔直的望不到尽头的路,朱正廷自浓墨重彩中登场,但去处似乎极其简单。

风信子是引路的使者,用清脆的铃响欢迎着他的到来,于是他情不自禁的跨出第一步去。

他的脚陷入柔软的地里,逐渐下坠,而从手掌中滴落的鲜血也融进那一片洁白蓬松的棉絮中,被吞噬蚕丝,再寻不到一丝痕迹。

他这才感到不对劲,于是拼命挣扎着向前跑去,但他身无一物,只紧紧攥着那把冰凉的钥匙,凭着自己的一腔孤勇胡乱的踏进一个又一个没有落脚点的深坑。

他没落一滴汗,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但脚步确确实实是慢了下来。

更为致命的是,幻象出现了,他被郑锐彬稳稳的抱进怀里,于是跑动的步伐被制止了。他残忍的爱人站在他面前,目视着他沉沉下坠,却还用悲伤的眉眼看他,用冰凉的唇吻过他的鬓角发梢。

他本想拥住这个美好的幻影,但他的手臂也陷进了那团柔软的棉絮里,被那团看似轻柔的禁锢包裹的严严实实,毫无出路。

他陷到肩膀处,却毫无感情的落下泪来,他仿佛游离于这个世界以外,失去了身体的自主支配权。他被郑锐彬的话语所引诱,跃跃欲试想要吞下甜蜜诱人的禁果。

郑锐彬说:“睡一觉吧,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他从未接受过郑锐彬如此毫无温度的抚摸,但他还是臣服于这种亲昵的陷阱,在对方触到他的眼角那一刻闭起了眼,将翻滚的泪尽数淌下。神说他即将获得永生。


可胸口毫无预兆的触动感叫他心悸,他的鼻尖被棉絮所包裹,却隐约嗅到了大海的咸涩气息,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个梦境中感受到气味。

错觉好像被无限制的放大,最终成为真实。朱正廷在波涛汹涌中被托起,缠绕着的棉絮被海水浸湿,变得毫无攻击力。

他呛了一口水,嘴里咸得发苦,手腕上狰狞的伤口也被盐水渍得直打哆嗦。

钥匙被水波卷走,朱正廷惊慌着下潜,在一片碧蓝的海水之中梭巡,看到一片银白的光亮。

他向那片光亮游去,始终没能找到那把冰凉的钥匙,但他被解救了,被解救到初始的那片混沌之中。

就像被母亲抱在襁褓里一样,朱正廷将力气耗费尽了,但周身萦绕着舒适的懒散,于是他陷入了甜蜜的梦中之梦里。









朱正廷再次睁眼乃至见到鲜活的阳光,是在三天后。他恍惚间以为自己身处于哪座寺院里,沉静舒缓的檀香气息缭绕在附近,缓解了他憋闷的眩晕感。

黄明昊不知使了什么法子,将自己降职调任成了朱正廷的私人看护——说白了,能天天守着朱正廷。

这几天几乎颠覆了他对蔡徐坤的全部印象。他看着这个不可一世的alpha伏低了身份,仔仔细细的为朱正廷擦拭着身体,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他所不了解的事情,他还经常见他因一个电话而离开医院,却又在几个小时后步履匆匆的出现,却也只是站在病床前,静静地看着那个似乎永远都不会再醒过来的人。

他在这种低气压的状态下,也被搞得心情抑郁,而他憋憋屈屈的等了这么久,就是在等这一刻。

他在等,是他能见到醒来的朱正廷第一眼,而不是蔡徐坤。

他赌赢了。


“先别说话,你睡了三天了,我去给你拿杯水润润口。”

黄明昊极其善于伪装,他抓准了朱正廷睁眼的瞬间,做出一副乖巧讨喜的模样,又似乎毫无心机的将食指压上了朱正廷柔软的唇瓣,释放出自己温和无害的信息素来软化面前这个美的惊心动魄的omega。

朱正廷毫无防备的钻进了圈套里,他甚至咧开嘴,冲着黄明昊微微笑了一下。

食指感受到的属于朱正廷嘴唇的纹路过于清晰,让黄明昊生出一种被温柔亲吻的错觉,他对着朱正廷明媚的笑容怔愣了几秒,几乎算是狼狈的转身脱离了朱正廷的视线。

天,这哪是个普普通通的omega,这分明是叫人一沾就得上瘾的无价之宝啊。黄明昊恍惚着接了杯水,还不小心洒了点在茶几上。



蔡徐坤自接到朱正廷苏醒的通知后,便火急火燎的驱车赶到了医院,但当他怀着巨大的喜悦推开病房的大门时,却见到了这样一幕。

朱正廷几乎是窝在了黄明昊的怀里,被对方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水,终于泛出点血色的唇在玻璃杯沿上轻轻抿着,说不出的风情。

而犹不自知的朱正廷竟还将糅合了温柔懵懂的笑意投给了面前的黄明昊。

蔡徐坤的双手兀自紧攥成拳,但因被黄明昊截胡所泛出的怒意却又即刻被翻涌上来的思念所稀释了,他的眼中只容下了朱正廷,那个鲜活的朱正廷。

他想让朱正廷转头来看他一眼,也想告诉他是自己把他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想叫他好好的活下去,想让他也参与一下自己生命的后半程。

但当朱正廷真的侧过脸来看他的时候,他居然狼狈的转移了视线。

朱正廷也一样。

他们的视线只交汇了零点几秒,然后双方就都挪开了眼,这总计不到一秒钟的连续动作,在彼此间擦不出星点的火花。

朱正廷也不是麻木到毫无知觉,他体内流淌着的血液涌动出大海的潮汐,与他本体的信息素不分彼此,愉快的跳跃在血管中。梦里尝到的咸,是蔡徐坤信息素的呐喊。

是因为失血过多吧,所以他看上去才没了原先的精神抖擞,但他实在是对面前的男人连一丝好感都欠奉,这个男人剥夺了他最后一点享受快乐的权利,如同原先数次的残酷掠夺一般,从不询问他的意见,就擅作主张的逼迫他面对他所憎恶的一切,叫他苟活于世,叫他继续在绝望与痛苦里煎熬。

所以他无法对此表达分毫的感谢。


空气凝固如一团搅不开的奶油,黄明昊捕捉着二人对峙间的诡异气氛,胡乱的猜测着一系列的爱恨纠葛。

但无论是在哪种设想下,蔡徐坤似乎都是承载着错误的一方。因为他曾见过朱正廷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斑驳的红色痕迹,虽然已消退了不少,但仍然触目惊心。

年少的一颗心爱憎分明。蔡徐坤不可饶恕,黄明昊想。

“蔡徐坤先生,我想我有必要将病人的情况向你汇报一下。”黄明昊掖着朱正廷的被角,连一个眼神的起码尊重都没给蔡徐坤,冷不丁冒出了这么一句,但他又用人畜无害的表情注视着朱正廷,叫人完全想象不到他是刻意而为之。“正廷哥,再躺一会儿,一会儿我给你送点粥过来。”









脱离了朱正廷的视线,黄明昊那些尖锐的触角就嚣张的伸了出去,他想凭借自己优越的信息素驾驭能力先发制人,于是释放出昨晚尝过的烈性辣椒粉的味道。

结果就是把自己呛的直咳嗽。

机会只有一次,先机被蔡徐坤抢占了:“stin集团的小公子,无论你本着一种什么样的意图接近朱正廷,又想在他身上获取些什么,我劝你趁早死心。”他爆开自己的信息素,与辛辣的辣椒粉混合在一起,竟然有一种海鲜烧烤的感觉。

“我通知了范丞丞,按这个时间算,差不多该到了。”

黄明昊惊愕失色起来,他丢盔卸甲,虎皮被掀掉,露出了猫的本性。他慌张的冲到楼梯口,却迎面撞上了一个发红如火的少年。

“范…范丞丞?”黄明昊心虚的喊了一声,偷偷瞟了一眼那张看不出什么表情的脸,然后脚底一抹油,准备从旁边的缝隙溜走。

但范丞丞明显比他更快,他往旁边轻轻一挤,就把黄明昊结结实实的压在了壁砖上。但对方不停逸散出的辣椒粉味道实在是过于刺鼻,让他更加不爽。

“范丞丞,你又胖了,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偏偏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还摸他逆鳞,也似乎并没有要为自己的不辞而别作出解释的意思。

于是范丞丞又凑近了点,细细的看着那张惊慌的稚气未退的脸,又开始思考为什么这个他觊觎了这么久的小东西,最终会分化成一个alpha。

“为了你当初把我一个人扔到记者招待会上,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行径做个补偿吧,Justin。你的味道不好闻,我想吃奶油蛋糕了。”范丞丞半威胁性的掐住对方的脖颈,看着黄明昊用同为alpha的威压盯住他。

太稚嫩了,白瞎了alpha的血统,范丞丞在心中轻笑。

明明都是alpha,黄明昊不能输。他定了定神,甚至捂住了鼻子,准备用辣椒粉的辛辣叫范丞丞知难而退。

但当那股甜腻腻的浓香不死心的钻入他的鼻腔时,他才从范丞丞方式的笑意里嗅出了不一样的感觉。他错愕的将手拿开,狠狠吸了几大口,才终于确定了,他这次散出来的信息素,确实是奶油蛋糕味的。

谁能告诉我,alpha的气味库里,为什么会有奶油蛋糕这种异类啊!而且,他怎么就被范丞丞给控制了呢?黄明昊快要崩溃了。

但他还面临着更大的危险,眼前这个禽兽不如的,凭借年龄优势压制住他的垃圾alpha,范丞丞。









不费吹灰之力KO了一个情敌的蔡徐坤,心情却并没有好过到哪儿去,他走了很远,买回了一碗冒着热气的小米粥,却迟迟不敢再次推开病房的大门。

他错过了优势的第一眼,错过了对视时可能感动到对方的零星可能,错过了和对方的最佳见面时机。

盛着粥的塑料袋发出簌簌的声响,蒸腾的热气也并不能将他冰凉的手暖化。他怕他做了太多坏事,到了无法转圜的地步。

他怕他终究也会错过朱正廷这个人。

评论(285)

热度(1311)

  1. 考研顺利2020姜碧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