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碧簪

值得钦佩 允许谒见

饲主 完结章

终于完结了啊,太不容易了,看完正文可以考虑看一下下面的碎碎念。

双结局,可以只看一个,但如果两个都看的话!请将你心目中的结局多看几遍,记住它!

顺便,好久没有求过评论了,都完结了呜呜呜,各位小可爱请留下你们的足迹在评论区里吧,至少…作为追完了一个拖了这么久的连载的一个凭证?簪簪会认认真真看的!









创口很深,延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朱正廷几乎是浑身冒了一层冷汗——在看到蔡徐坤左臂明显能窥见白花花的骨骼的巨大血洞的时候。

但蔡徐坤却似乎毫无知觉,从处理伤口到包扎完成这整个过程里唯一的变化,不过是一件浸透了汗渍的衬衫。

“表情别这么悲怆啊,这才多大点事…嘶!”

Fuck!

残破的肌肉在蔡徐坤的动作下被牵扯着抽痛,让他没忍住本能的痛呼,在朱正廷面前露了怯。

“非要逞强。”朱正廷拧了条毛巾,把蔡徐坤脸上渗出的汗渍擦净了,欲言又止。

但这种近距离的贴靠,却又牵动了彼此本能的纠缠,使蔡徐坤呼吸紊乱,被包裹在蜜桃的甘美诱惑里无法脱身,只能靠着微微牵动手臂的剧痛来保持神志的清醒。

“刚才是郑锐彬的余党,现在…我的人应该已经把他们的大本营包围了,他们的目标是你。”朱正廷坐到了另一侧的沙发上,使蔡徐坤的心悸骤停,他似乎有些遗憾,深深吸了一大口被稀释过的蜜桃香气,“因为…”

朱正廷一怔,突如其来的将头埋进腿间的举动使蔡徐坤收住了还未说完的话。于是房间再次变得宁静,只有窗帘缝隙里钻入的几缕愈见倾颓的斜阳还散发着炽烈的余热,使蔡徐坤指尖滚烫。他下意识的掏掏口袋,指尖抵住一个冰凉的环状物,心弦为之一颤。

“我…帮你把东西都收拾好了。”蔡徐坤蹙眉,厌恶这种客套的场面话,但却又碍于伤势无法挪动,只能隔着一块方形的小茶几去看朱正廷,维持着这种半米开外的疏离距离。

他掏出一张名片,轻轻蹭着玻璃块滑过去,然后被朱正廷用食指和中指稳稳夹住了。朱正廷低头,同时听到蔡徐坤的声音。

“为了避免今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我会找人…护送你出国。上面是他的电话号码,如果有任何事情,你都可以找他。”蔡徐坤正犹疑着要不要继续说下去,那张薄薄的纸片就被朱正廷反转了一个面,于是他急急忙忙开口:“当然,你也可以随时找我…随时。”

朱正廷垂首,摩挲着背面那简单又熟稔的三个字。那张名片似乎被攥紧了多时,连漆上去的墨都有了点要晕开的痕迹。

“嗯,好。”

“你不用担心标记…呃,因为我救你的方式比较特殊,所以你不会和平常的omega一样,可以正常的生活。”

“嗯,好。”

“可以麻烦,过来一下吗?”

朱正廷抬头,蔡徐坤的眼神很软,毫无顾忌的展示着本真的自己。他这才知道,原先那些凌厉的锋芒不过是叠垒起来的保护色,现下这个陌生的,连勾起的嘴角都要诠释柔情的蔡徐坤,才是真真正正松懈下来了的蔡徐坤。

他朝着蔡徐坤挪过去,将越发急促的心跳归结于身体的本能,最后顿在离对方一掌之隔的地方。

水蜜桃甜香溶解在海洋里,冠冕堂皇的营造出了朦胧幻境,蔡徐坤去牵朱正廷的手,后者显然是溺进了双重的蛊惑里,半点挣扎也没有。

反倒是蔡徐坤慌张了,他能自如活动的右手微微颤抖着,夹住了那枚款式简单别致的男戒,试探着却总也找不准位置。

大拇指会箍得有点紧,中指和无名指的含义太重,小指戴上去不漂亮。蔡徐坤最后敲定了食指,正准备捕获猎物的时候,朱正廷却突然退却了。

于是海船失去了航行目标,在巨浪滔天中摇摇欲坠,直至桅杆断折,身首异处。

扑空的金属环被主人遗弃了,在自由落体运动中下坠,摔在地砖上发出尖锐的一声哀鸣。

“呃…我…”他盯着自己蜷起的手指,竟然在这种再自然不过的反应下涌起了愧疚。

蔡徐坤盯着地上的那抹亮痕愣了一瞬,又释然般微笑起来。冲破藩篱又怎样,还不是任由娇蕊暴露在日头下炙烤,待水分都散尽了,再干瘪着枯萎。

他的救赎者嫌他太明媚太恣意,原本掐在花茎上的手松了,不忍心扯拽他下来簪在鬓角,便继续由着他耗尽生命。

“可能是没有缘分吧。本来是想当临别礼物送给你的,看来是送不出去啦。”蔡徐坤这就缩回手,把尖锐的刺亮出来,再不给对方反悔的机会。

“没关系…的。”

“那就这么再见了?”蔡徐坤手心潮湿,目视着朱正廷起身越过他,扑了满鼻的水蜜桃香。

“如果后悔了,随时可以回来。”

他话中的颤抖太明显了,连带着朱正廷的心也通感似的跟着颤,他从鼻腔里闷闷的吐出个“嗯”,用指尖去勾行李箱把手上冰凉的金属。

蔡徐坤的头发还是乱蓬蓬的,显然没有经过什么正经的梳理,翘起几绺不甘寂寞的顶在发旋,随着微风摇摆。朱正廷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笑了。

再见,蔡徐坤。他在心底默念。



“先生,请跟我走,我会保护您顺利登机。”

“好的。”朱正廷站在电梯口,跳动的红色数字晃的他眼睛有点晕,心底那个可以称之为“遗憾”的情绪,来得也过于莫名其妙了一点。



关门的声音很轻,只是“咯噔”一声响,蔡徐坤再环视的时候,偌大个房间静悄悄,只剩了他一个人。

但水蜜桃还残存着些微的气息,混杂着空气中的微小尘垢,几乎呛得他咳嗽,而手臂上的锐痛早已无关痛痒。

疼痛转移法。蔡徐坤苦笑,欠身将地上的金属圆环拾起,用嘴唇轻轻碰了碰。

我放手啦,朱正廷,你…自由的飞吧。

HE:
片刻:http://pianke.me/version4.0/weixin02/wxshare.php#!/article/5b41e084247be9e1150b3f03
石墨:https://shimo.im/docs/o86sTo1a74kPGGF2 点击链接查看「HE」,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BE:
片刻:http://pianke.me/version4.0/weixin02/wxshare.php#!/article/5b41e0df247be933150b3f00
石墨:https://shimo.im/docs/aK2ysmQyZK8B3Mrq 点击链接查看「BE」,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碎碎念:
以前没有正经写作过,饲主算是第一个至少算完整写下来了的故事了,从此姜碧簪就脱离了新人文手的范畴了嘿嘿嘿。
其实这真的是一个很不成熟的作品,全仰仗各位可爱的读者不离不弃,给予还有很多欠缺的姜碧簪更多更多的自信,我才能够把这个作品完成,鞠躬。(虽然写了四个多月emmmm)
想弃坑真的想过特别多次,每次我开的车,都是想弃坑后刺激下的产物🙈,特别是高考那段时间断更后回头看回忆剧情的时候,简直就是噩梦啊哈哈哈,然后顺便也觉得真的是慢慢的在进步着了,因为越来越多的支持而磨练出更好的文笔,这些也都要感谢你们这些可爱的读者们!!
接下来应该是点梗一阵,之后会有两个已经在脑中形成了想法的脑洞,可能在一个月以后(左右)与各位见面?嘿嘿嘿,希望到时候可以继续支持姜碧簪!
呜呜呜不要说姜碧簪懒了!姜碧簪会试着稍稍勤劳一点的!啾啾!

顺便!今天太甜了!!太甜了呜呜呜呜呜!!!明天我的小宝贝儿过生日,我要开车呜呜呜!

评论(128)

热度(1657)

  1. 考研顺利2020姜碧簪 转载了此文字